茅以升在主持“東大”工科期間,有自己的辦學知道思想。他主張改革書院式的、灌輸式的教學,提倡工科教學要理論聯系實際,“先習后學,邊學邊習”,并提倡導科研、教學和生產要互相結合,交叉進行。主張將學生由“受體”改變為“主題”,教師的職責不僅是授業,更重要的是教學生學,培養學生自立學習、自立研究的習慣和能力。他把中國傳動教學中的“教學相長”等好的經驗,和西方教學中的重視培養獨立研究等好的做法有機地結合起來,靈活運用,深得學生好評。他在“東大”擔任的課程,常超過聘書上規定的每周14—16課時,有時每周授課達20節以上。他先后開設的課程有:結構力學、橋梁設計、土木學、學校建筑等。他還嘗試過“學生考老師”的教學法,引起學生很大的興趣,教學效果甚好。東南大學當時已采用“學分制”,學生可以自由選課。選聽茅以升授課的不僅有工科學生,還有其他科學生及教師,當時工科全部學生只有60余人,而他的課堂中聽課者常在百人以上,往往把教師擠得水泄不通。

       茅以升認為工科教育主要是培養未來的工程師,而一個優秀的工程師必須具備下列6個要素:品行、決斷、敏捷、知人、學識、技能;同時提出效率是工程師的最重要觀念。對于培養工程技術人員的目標,他有制定了八項具體要求:1、善于思考;2、善用文字;3、善于說辭;4、明于知己;5、明白環境;6、知所以然;7、富于經濟思想;8、品德純潔,深具服務只精神。上述培養要求,迄今仍有借鑒意義。

     關于他的治學經驗,他總結為“十六字訣”,即:“博聞強記,多思多問,取法乎上,持之以恒。”他認為:要想當專家,首先應該是“博”士;想要成才,唯有靠勤奮;事業成敗的關鍵在于能否持之以恒;學習、研究都要有計劃,有了計劃要嚴格執行。茅以升一生勤學苦練,于青年時代,就能流暢地背誦圓周率的百位小數點;成才以后,仍耕耘不止,幾十年中,累計在中外刊物上發表的論文達200余篇。1986年北京出版了《茅以升選集》,輯錄了他的主要論述40余篇,其中有關工程教育的就有近10篇。


(作者韋鈺,東南大學原校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