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目前國際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的情勢下,毫無疑問,我們的高等教育應該密切地配合國防建設。但我認為,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原來制定的教育方針和任務仍然是正確的。不過,為了適應目前的重點,教育制度和方法,應該要能更靈活地應用,或者加以修改。

      我是學工程的,就拿工程方面的教育來說,例如土木工程,既為和平經濟建設所需要,也為國防建設所需要?,F在要把我們原來配合經濟建設的教育改變為配合國防建設的教育,并不是要我們推翻原來的那一套,另外換上新的一套。而是要培養出來的人才,既可擔任經濟建設,又可擔任國防建設。這兩者的分別,主要是在任務計劃上,而不是在實行工作上。比如設計一座橋梁,在和平經濟建設中,如須顧及國防需要,它的設計便與普通橋梁大不相同,然而它的制造和施工還是一樣的。

      我以為要使我們原來的教育,配合到國防建設的需要。除了加強關于國防的思想教育外,便應該考慮到改變我們的教育制度。吸納在一般大學的學生都是要四年畢業的,所學的才成為完整的一套,才能發揮作用。學生在畢業前,無論哪一年停下來,所得到的東西都只是零碎片段的,不能配合成形來使用。如果叫一位大學生在學習時中途去改學其他科目或去參加工作,他以前所學的往往就會無用而成為浪費?,F在我們號召學生參加軍干學校,對于高年級的便有這種顧慮。然而高年級的如此成形,應有高年級的用途,為何不能去參加呢?萬一我們為了國防需要,要發動工學院各年級學生去實際參加國防建設工作,如同華東治淮的號召一樣,這高年級學生的問題不是同樣存在嗎?為了補救高等學校教育的這個缺點,為了使大學生可以隨時適應國家的需要而調動,不致過于浪費已經花去的精力,我以為可以把四年學習的內容分作四個獨立而又連貫的小階段,即在每一年所學到的都是完整的成套的。這一套逐年加大加強。這樣,不管學生在那一年級離開學校,都不至于受到很大損失了。(現在大學生要在四年內爬一座大山,不能中途下來,何不改為爬四座小山呢?)

      要實行這種教育制度,最重要的是要理論與實際的密切配合,要使每年學習課程中,理論都能夠與實際相配合。其實習實驗的對象,在低年級時應該是具體的,到后期就逐漸趨向抽象。即是在實踐基礎上,將先得到的感性認識和后來發展到的理論統一起來。這樣逐年成段落得教育,其自然趨勢,便是我所主張的先習而后學的教育。

      改變現在的教育制度,使我們的高等教育除了緊密配合生產建設,并為工農開門,更能適應國防的需要,是當前急須研討的一個重要問題,而我的答復便是先習而后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原載《光明日報》1951年1月5日